湖北黄冈市卫健委“一问三不知”唐主任被免职
来源:湖北黄冈市卫健委“一问三不知”唐主任被免职发稿时间:2020-03-30 19:03:46


但是转来转去,怎么最后一想,还是中国做得对啊。事实太强大了,总有人想用舆论的黑幕把这些事实盖住,让我们在他们设计的逻辑中打转,让我们跟着他们一起怀疑、愤怒,搞错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因为中国的抗疫就是做得好,我们用两个月时间扭转了局势,全国十几亿人口的超大社会,死亡人数已经低于有的中国省级人口规模的国家。这个事实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具有诠释中国究竟在发生什么的权威。它在以意外、且极其深刻的方式验证中国政府为人民服务这一宗旨的真实性。

连花清瘟是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所使用的中药产品。

以岭药业此前曾公告,2020年2月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由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专利中药连花清瘟胶囊和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以岭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专利中药连花清瘟颗粒,被该方案列为中医治疗医学观察期推荐用药。

据中国日报,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由13味药物组成,是治疗感冒、流感的常用中成药,主要功效是清瘟解毒、宣肺泄热,治疗轻型、普通型患者显示有疗效,尤其是发热、咳嗽、乏力消失时间快,能够减少轻型、普通型转重症的发生,促进核酸转阴。

中国的体制的确有不足,但那不是在危急时刻可以用10万到20万人命去填的人道主义大漏斗。我们对抗疫不足的追究,反思都应该进行,同时要看到,它们与美国人民应当进行的质问,与美国的那些问题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们需要自我鞭策,但不能把自己抽晕了,以为我们舆论场口诛笔伐的那些具体问题真的比能够允许死“10到20万人”的那些问题更加罪恶。

3月2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湖北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中医药局党组书记余艳红表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在早期没有特效药、没有疫苗的情况下,总结中医药治疗病毒性传染病规律和经验,深入发掘古代经典名方,结合临床实践,形成了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的诊疗方案和中西医结合的“中国方案”,筛选出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等有明显疗效的“三药三方”为代表的一批有效方药。中新网北京3月30日电 北京小汤山医院自3月16日启用至3月28日24时,总体运行平稳有序,累计接收境外来(返)京需筛查人员2002人,其中机场转运1682人、各区隔离观察点转运320人,最多一天接待需筛查人员394人,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43例。30日,首位患者治愈出院。

以岭药业称,业绩变动主要由于2020年一季度连花清瘟产品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

什么有限责任政府无限责任政府,少给我扯这些淡。少些感染,少些死人,这是今天所有治理最硬核的指标。谁试图忽悠公众,通过打岔让人们忘记这个绝对的东西,都是别有用心。

好吧,批评者永远是最牛的。全世界的道义通常会让批评者拿走一大半。努力奋斗者,力挽狂澜者,他们道德水准的最高指标是能否在尖锐的批评者面前谦逊的说:您批评得很对,我们要加强反思。